帝王掌中之宝坐镇:礼昂腾博和弗里曼香港首拍

礼昂腾博成立于1826年,是苏格兰最古老的拍卖行;弗里曼则成立于1805年,为美国最古老的拍卖行。两家公司强强联手,紧密合作已经超过了15 个年头。今年五月底,礼昂腾博和弗里曼将携手前往香港,举办首场“中国艺术精品拍卖会”,全场共151件拍品。拍卖的主角是曾被英国收藏家 Thornhill先生收藏的大明宣德年制青花海水云龙纹高足杯。

Thornhill先生旧藏高足杯是此类器物中的上乘精品,极少在博物馆收藏以外见到,这次亦是其近二十年来首次在亚洲艺术市场上出现。上面所绘的 腾龙纹在元代(1271年-1368年)便已兴起,在明宣宗治下又得到复兴。高足杯的外壁绘火焰海水及一对盘龙嬉珠,足柄绘海水江崖,留白以为浪花;口沿 内外及足沿绘青花双圈纹饰,杯心绘有“大明宣德年制”青花双圈六字二行楷书款。如此做工登峰造级的重器,在国际拍卖会上已经多年没有出现了。

明宣宗登基于明朝(1368年-1644年)建立60年 之际,当时的中国在新王朝的统治下蓬勃发展。朱家王朝组建了有实力又公正的政治系统,没有战争和自然灾害,如此优越的外在环境保证了景德镇的瓷器艺术能够 茁壮成长。明宣宗是一位倍受尊崇的明君,不仅博览群书、精通古典,并且本人也是一个艺术家。他陶醉于瓷器艺术,热衷于收藏。明代的“明”字有明亮之意,而 这个词也很好地形容了永乐、宣德和成化三朝统治下出产的瓷器。弗里曼艺术学者普遍认为宣德青花为明青花的巅峰,素有“青花首推宣德”之说。宣德瓷的陶土经过多次精细 的淘炼,确保烧制出纯度最高,最洁白的瓷器。

宣德青花的特点之一在于其厚实莹白的釉面,其油脂般细腻滑润的手感,以及后朝无法攀比的晶莹度。本件高足杯的釉面保存完好, 不见任何岁月的痕迹,当你触摸它的时候,你会仿佛回到六百年前,获得宣德帝本人把持这件器物时的享受。如此品质的重器,极少在博物馆以外能够见到。被誉为 国际顶尖收藏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如今馆藏了超过2000件的宣德瓷器。

Ernest Thornhill先生将他个人收藏的东方瓷器遗赠给了北斯坦福德郡工业学院,该学院于1992年被并入现在的斯坦福德郡大学。

Ernest Thornhill先生的身世传世不多,我们只知道他是一名医药学家,生活在伦敦的克拉珀姆区,并且是一名知识渊博和充满激情的东方瓷器收藏家。1926 年至1933年,他总共捐献了六件藏品给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他很可能是为了保护他的藏品,将它们转移到了当时的北斯坦福德郡工业学 院。

70年代末,北斯坦福德郡工业学院艺术和设计史系的系长Flavia Swann教授发现了尘封多年的收藏。凭借着Spode陶瓷基金会的资助,整个收藏都得到了系统的编撰整理。1983-1984年《东方陶瓷学会》期刊第 48卷发表著名学者撰写的专文介绍了该收藏。直到90年代早期,该收藏都安全地陈列在斯坦福德郡大学校区。

斯坦福德郡大学请苏富比拍卖公司评估了收藏。鉴于藏品近年来价值的飚升,现在它们被保存在大学以外的一个安全地点。

斯坦福德郡大学主席团授权礼昂腾博公司在香港拍卖Thornhill先生收藏的极其重要的大明宣德年制青花海水云龙纹高足杯。拍卖所得的收益将被大 学用于在特伦特河畔斯托克市的校区建设一座纪念馆,专门陈列Thornhill先生的收藏,以实现他的遗愿。授权定制的高足杯复制品将一同在博物馆展出, 保证收藏的完整性。

来源:Ernest Thornhill先生收藏,弗里曼后遗赠北斯坦福德郡工业学院(1942-至今)。

礼昂腾博与弗里曼香港首拍展拍地点均在香港两依藏博物馆,这也是两依藏博物馆自开馆以来首次举办拍卖活动,而馆内的《英国银器大师作品展》同期内也将继续展览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ilseminariomusicale.com/,弗里曼

“天才少年”回筑办画展

7月25日,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邹文称为“天才少年”的美籍华裔弗里曼·刘(Freeman Liu,中文名:刘知行),受贵州省美协邀请,在他的家乡贵阳举办了自己的个人画展。

25日下午2点,50余幅“天才少年”弗里曼·刘的美术作品及相关生活照片在贵阳花溪夜郎谷展出,弗里曼因为要在美国准备升学考试没有现身现场。据悉,画展将于8月10日结束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ilseminariomusicale.com/,弗里曼

“天才少年”是如何养成的?人们纷纷围住弗里曼的祖父——我省著名艺术家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雍,一问究竟。

据刘雍介绍,弗里曼2003年生于美国,因为儿子儿媳在美国工作繁忙,孙子弗里曼1岁半至4岁这两年多的时间,便由他和老伴在贵阳带大。弗里曼自小迷恋动漫和连环漫画,特别喜欢一套德国漫画家的漫画书《父与子》,每天都缠着爷爷讲故事,弗里曼艺术刘雍灵机一动,把漫画“改编”为“爷爷和弗里曼”。小小的弗里曼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翻来覆去地看,翻来覆去的让爷爷讲,“我们并没有刻意对弗里曼进行所谓的艺术教育,但这也许是对他最早的艺术滋养。”刘雍说。

回到美国后,弗里曼随家人遍游了美国各大艺术博物馆,先学习钢琴,9岁起向夏乐兹维尔市麦伽菲艺术中心的艺术家罗伯特·布雷克尔学习绘画,近来又向旅美华裔女艺术家杨李菁学习中国传统装饰艺术,在麦伽菲艺术中心同众多成年画家一起写生。

如果说,弗里曼的全面发展备受中国家长们的关注的话,那么,弗里曼所接受的美式美术教育则更被我省的美术教育工作者们关注。

贵州省美协主席谌宏微出席了当天的画展开幕式。在谌宏微看来,弗理曼接受的美式艺术教育更值得关注和探讨。他说,可以看出,美式艺术教育更注重想象力和创造力培养,注重开放式的创意引导与审美价值观塑造,不拘泥于技法、不拘泥于像与不像,弗里曼让儿童在一个开放宽容的氛围中大胆表达和自由发挥,让儿童在视觉审美的发现与表现中,激发对世界的好奇心和表达的自信心。(邬建玲 李屹)